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聆听-----天籁

除去注明,均属日记,偶感。多年后,老去的灵魂将会在你的文字里栖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海风应该是蓝色的,有朋友告诉我蓝色的风也该是忧郁的,而忧郁是音乐的灵魂,或悲或喜的音乐何尝不是人的灵魂.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引用】網絡拾遺的驚喜  

2011-03-07 21:14:03|  分类: 好歌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士大夫的音樂步履《網絡拾遺的驚喜》

    【  路上巧遇夏二小姐美文   [诗歌曲词] 水磨江南,讀到美輪美奐處竟然讀出了自己的名字。驚喜之餘原文拷貝之,美之。再附音樂自戀也。。。。。。】

 



  
『夏二小姐 』 [诗歌曲词] 水磨江南

 

六百年前的江南,无论摇曳春如线的水边,还是月桥花院的寻常人家,都一定飞絮般飘着

咿咿呀呀的昆腔吟唱,它们像梦里的呓语,婉转而忧伤。

为了让演员更好地进入《牡丹亭》中的角色,白先勇先生把几个年轻人带到了沧浪亭,他说,你们一进入这个园林就有感觉了,它是另一个世界。于是,镇日里居于闺阁长向花阴课女工的太守千金杜丽娘,翠生生地转拂着她的茜衫裙儿长长地叹:不到园林,怎知春色如许。
  却清清沥沥,不是园林,是我心中的江南。以前的富贵人家,园林里都有戏台,他们坐于廊边,微眯着眼,听一咏三叹的昆曲,它句句牵心,字字勾魂。
  昆曲只合生在江南。唐诗宋词的江南,有红杏花深、草长莺飞、烟村霜树、桑麻翳野。还有昆曲,这个由清初文人魏良辅花费数十年心血创造出的戏曲,它其实是唐诗宋词的延续,更好的,辅以歌舞演之绎之的唐诗宋词。庄重的舞台,华美的词句,优美的身段,昆曲反反复复地把玩一颗心,“山月本无心,行人自回顾。”,不过一颗平常的心罢了,滚滚红尘里,它早已蒙了深厚的尘,我们用它来吃饭、拌嘴、想事,早已熟视无堵,昆曲却是个心细如发的有情人,把这一颗心独独拎了出来,放大,再放大,比天还大比地还大,再裹以精美的绣花裳袍,细细描出粉面红唇,身段袅娜起来、满头珠翠晃起来,昆曲,把一颗心雕成了工艺品,做了清供,摆在人生的几案上。
  好比讲究风雅的苏州富贵人家,把粗粝的清风明月、山水草木精心打磨,造就一个堪可玩味的私家园林。
  世上万物,最美的,其实不过我们的一颗心。它思量了再思量了,缱绻了再缱绻,然后有了满目山河,长风浩荡。一本《红楼梦》,是中年穷困落魄的曹雪芹那颗心的纠缠;一套《聊斋》,是科举屡屡失意的蒲松龄,坐于灯火荧荧的孤夜,思量万千,又将万千思量幻化成为了让演员更好地进入《牡丹亭》中的角色,白先勇先生把几个年轻人带到了沧浪亭,他说,你们一进入这个园林就有感觉了,它是另一个世界。于是,镇日里居于闺阁长向花阴课女工的太守千金杜丽娘,翠生生地转拂着她的茜衫裙儿长长地叹:不到园林,怎知春色如许。
  却清清沥沥,不是园林,是我心中的江南。以前的富贵人家,园林里都有戏台,他们坐于廊边,微眯着眼,听一咏三叹的昆曲,它句句牵心,字字勾魂。
  昆曲只合生在江南。唐诗宋词的江南,有红杏花深、草长莺飞、烟村霜树、桑麻翳野。还有昆曲,这个由清初文人魏良辅花费数十年心血创造出的戏曲,它其实是唐诗宋词的延续,更好的,辅以歌舞演之绎之的唐诗宋词。庄重的舞台,华美的词句,优美的身段,昆曲反反复复地把玩一颗心,“山月本无心,行人自回顾。”,不过一颗平常的心罢了,滚滚红尘里,它早已蒙了深厚的尘,我们用它来吃饭、拌嘴、想事,早已熟视无堵,昆曲却是个心细如发的有情人,把这一颗心独独拎了出来,放大,再放大,比天还大比地还大,再裹以精美的绣花裳袍,细细描出粉面红唇,身段袅娜起来、满头珠翠晃起来,昆曲,把一颗心雕成了工艺品,做了清供,摆在人生的几案上。
  好比讲究风雅的苏州富贵人家,把粗粝的清风明月、山水草木精心打磨,造就一个堪可玩味的私家园林。
  世上万物,最美的,其实不过我们的一颗心。它思量了再思量了,缱绻了再缱绻,然后有了满目山河,长风浩荡。一本《红楼梦》,是中年穷困落魄的曹雪芹那颗心的纠缠;一套《聊斋》,是科举屡屡失意的蒲松龄,坐于灯火荧荧的孤夜,思量万千,又将万千思量幻化成美丽聪慧勇敢的狐妖。

午后睡起时分,朦胧听见谁家电视传来有板有眼的唱腔。是京剧吧,一定不是昆曲的。那么锵铿有力的唱,铜镲一下下脆亮地应和着,还有鼓点,让人神经像通了电。昆曲不是这样的,即便阳刚如林冲,也是缠绵而柔软的,被奸臣高俅陷害至无家可归,只得心惊胆颤夜奔逃命的林冲无限凄茫,一颗心有铿锵也是一种悲壮无助。所以,昆曲中,私心里偏爱《牡丹亭》《玉簪记》,那么长的一腔情,长过了一生。《长生殿》也好,世间已是一片兵戈、烽烟四起,唐明皇和杨贵妃依然关起门来相偎着对天盟誓,却终究逃不过现实,杨妃在马嵬坡被三军逼死,但他们还是要爱,绵长而苍凉,杨妃去后明皇的一颗心再不见艳阳,宛若一朵花,在岁月里从此枯萎凋败下来。任世上风云际会,我们仍是守着一颗心醒来、入眠。
  多么迷恋昆曲中的音乐啊。古琴、笛笙箫,柔、雅、清、远,自然而熨贴,仿佛前世里流出的喁喁私语。青春版的《牡丹亭》中反复响起的配曲,箫笛牵着二胡,如阳春三月的风轻拂过微微泛绿的水面,然后,风又吹进屋宇,吹过一屋的老少男女。孟庆华先生作曲的《玉簪记》,美得让人甘心沉溺,一管竹箫拂云拨雾,溶溶夜月,悄悄庭院,那古琴如水袖般缠缠绵绵地拂扫着天地,书生和道姑的一段情,不动声色,却惊天动地。
  儿时,是那么地不待见戏曲,一见满头珠翠,浓墨重彩妆扮的人,就要迫不及待地换台或是避开,而立之后,终于,一个人于静夜里,坐在沙发上,埋进那生那旦斯斯艾艾的吟唱,如深深的没入水中。

要多久以后,要穿越多少红尘,我们才会细细品茗一颗心的吟唱?将它细细地研磨,研磨,磨得柔情似水,磨得挥手一抛,漫天呛人的烟尘。
  那是我的江南。说起来,我从未去过江南,我原来,也是无需去的,江水之南,它只存于我的神经末梢,它的人情风物,是一首首的诗、一阙阙的词、一句句的曲。它柔软、细腻、缠绵、秀雅、潮湿、绮丽、悠远……

 

 

 

網絡拾遺的驚喜 - 士大夫的音樂步履 - 孟慶華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

 

網絡拾遺的驚喜 - 士大夫的音樂步履 - 孟慶華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